第二百二十二章 真情
作者:洛霏儿 更新:2020-01-19

云儿有些害怕,毕竟这是妃子,如果真出了事情,除了死自己别无选择。

‘你不用如此紧张,就当我们姐妹出行就是了.‘

云妃倒是轻松许多,似乎什么事情都没有发生.一行四个人终于上了马车,她非常开心,一路说了几个笑话,惹得马车里哈哈大笑,这车夫都回头跟着笑。

终于到了集市口,她们立刻闭口,这说出任何一句话周围都有可能有人听见,所以谨言慎行是她们唯一该做的.云儿眼观六路,生怕哪个人是坏人让云妃有危险.可云妃并不害怕,一会儿看看这个,一会儿看看那个,倒是乐呵。

‘这个多少银子?‘

她轻巧的拿起一个带着璎珞的荷包,觉得好奇,自己在宫中见过许多款的荷包,可这一个瞧上去平凡,但怎么也舍不得撒手,在手里转着看,前后都没有花纹,一律平纹细布,一角凸起的图案栩栩如生,打眼竟看不出这是什么。

“这是?”

她专注的盯着这个图案看,好像上面有着什么东西吸引着她。

“家姐,怎么了?”

云儿小心翼翼的唤了一声儿,提醒不要过于愣神,暴露了身份。

“我想买下这个荷包。”

她放下一锭银子转身就走,老板还没反应过来,过一阵儿才在后面不停的喊:“喂,姑娘,没找你银子呢!”

她已经走远,根本没放在心上,云儿觉得这样做不成,如果哪个人发觉不对,那岂不是有危险,不说出手阔绰。就说那银子后面印的朝代官印就让人心生怀疑,明白人一看就知道这是大户人家的“公子”。

“娘娘,您不可以这样。会被人发现我们的身份的。”

云儿不知多压低了几分音量才敢说出这娘娘两个字,云妃才反应过来。点点头应声。

“你看那个……”

她转身看到一个吹糖人儿的,饶有兴致的走过去,跟云儿嚷嚷:“我在奉天看过,可是那次着急回府,没买上一个,今儿买一个吧!”

云儿赶忙如同小丫鬟一样抢着付了钱,生怕一没留神云妃把腰间金子给了对方。

买了糖人,她像小孩子一样乐滋滋的。不远处一个卖风筝的又吸引了她的目光。

“你看那个!”

云儿知道她定是喜欢,可是如果带这么多东西进宫,侍卫肯定是要查的,到时候又惹了麻烦可就不好办了。

“算了,这些大物件不好带进宫,看看就好了。”

云妃倒是不那样认为,宫中虽然也有,可民间做的更加精细,皇上一定没见过,自己带进宫他不知会多么的高兴……

一转眼她们几个已经在集市上逛了许久。还是巧儿发现时辰已晚,如果再不回去可能宫门都要关了。云妃这才着急的在巷子口叫了马车赶回上官府。来不及道别,换好衣裳。带着十二阿哥回了皇宫。

“您小心点儿……”

云儿不停在后面喊着,云妃娘娘已经来不及回话了。

紧赶慢赶到了宫门口,侍卫把守森严,她只好把东西藏在轿子底下,让巧儿出示腰牌,侍卫一见云天阁自然毕恭毕敬的让他们进去,没有犯啰嗦,这云妃才捏了一把汗,也突然意识到自己这样出去是有风险的。尽管自己赶着时辰,皇上已经在云天阁等很久了。

“皇上吉祥。今儿这么空,早早就来等臣妾了?”

“你去哪了?”

皇上倘若无事一样。仿佛自己根本不知道云妃出宫的事情。

云妃害怕了,难道昨日皇上也是那么随嘴一说?像测试皇后一样,测试自己?

不,自己喜欢的皇上绝对不会对自己做出这样的事情。

“臣妾,去了上官府。”

皇上脸色倒是正常,没有任何的厌恶情绪。

“怎么回来这么晚呢?”

说完他端起茶杯,端正的坐着喝了一口茶,云妃有些害怕,可还是忍不住说了实话,即便责怪,又不是大错,倒无所谓。

“皇上,今儿臣妾去给您买了些东西。”

皇上纳闷儿的看着云儿,心想宫中采购之事都是内务府做,她去了趟上官府倒是能带东西回来有些奇怪。

“哦?是什么?”

云妃小心翼翼的拿出了荷包和风筝,至于糖人早就在慌乱中掉在地上不见了。

“荷包?”

“皇上,这个荷包臣妾觉得很不同,看似平整却有立体锦绣花纹,虽然宫中也有,可君立于民需立,国成于兴奢于侈,民间的东西臣妾倒是觉得有趣。”

皇上看着她质疑:“你觉得朕平时过于奢侈是吗?”

云妃才知道自己刚刚口无遮拦的说错了话,马上转开话题:“不是,臣妾不敢这样想,皇上,臣妾不是这个意思……只是,想让皇上看看民间的物件儿,只是想让您看看子民的手艺啊!”

解释自然不用,信任无须解释。

“好了,朕明白的,你先起来再说。”

见皇上没有大怒他才慢吞吞的起来,伸手探了探问:“这荷包?”

“既然是爱妃的心意,朕就收下吧!”

她这才走到皇上跟前将荷包放在皇上的掌心,皇上看着荷包说:“难得有心,只是你去哪儿弄来的?”

“回皇上,这是臣妾到市井街巷中买的,百姓真的很热情,做生意的也不容易,臣妾今儿见识了好多。”

“哦?是吗?不过你是妃子,又是女子,自古女子不出清闺,这你定是懂的,尤其你的身份更不适合,你自己一个人去的。”

云妃马上知道皇上是怀疑自己去的目的:“当然不是一个人,臣妾今日不是去找的云儿吗?主要是跟着云儿一块儿去的,而且臣妾没有让别人看出女儿身。”

这皇上有些生气了:“你一个妃子,怎么会不让他人看出你是女儿身?”

云妃知道自己说出女扮男装皇上一定会生气,可是不说又会让他产生新的误会。

“臣妾罪该万死,臣妾女扮男装出行的。”

“女扮男装?”

皇上疑问的说了一句,虽然心中有气,但她化成男儿身未尝不是一件好事,这样就不会被那些男人盯着看了。

“你呀,你真是朕的爱妃啊!”

还好皇上没生气,也只是说了她几句,并且下令下次不许去那种地方,以免有危险等等。云妃点头听从,还调皮的说哪日愿同皇上一起去放风筝。

“好,哪日我们一同去!”

皇上对待云妃自然娇惯着,几乎她说一不二,云妃也深深的爱着皇上,对比其他妃子对地位的认可,他更多希望皇上能不那么繁忙,多陪陪自己。

夜幕黄昏骄阳余晖下万物继续生长,时间不会因为任何事物而停止,或许它始终以自己特有的方式区分着黑夜与白昼。

“现在也不知云妃娘娘怎么样了?”

俊辰回来后云儿跟他念叨着,满心的忧虑。

“你呀,都快为别人愁白头了。”

说完俊辰用手抚摸了云儿的头发,拍了拍她的肩膀。

“我们情同姐妹,我当然估计她的安危啊!你怎么不闻不问的?”

“谁说我不闻不问,这刚刚不是问了吗?”

俊辰调皮似得说道,做了一个笑脸,云儿没有理睬,打听了今儿店里的生意如何,俊辰一个劲儿的喊累,说是正午的时候人都推不开门儿了。

“看来生意不错啊!”

“可不是嘛,我都累死了!”

“相公,我能不能问你一个问题?”

俊辰看着云儿心想她定是又要撒娇耍赖,索性装睡不做声。

“你说话啊!”

她轻轻摇着俊辰,挠了他几下痒,俊辰噗嗤的笑了,她才开口:“说话啊!快说话!”

“好了,你问便是!”

俊辰忍不住了,这个魔头的功夫可是厉害,只好投降。

“你说是我们现在的日子好,还是过去的日子好?”

俊辰犹豫着,叹口气:“各有各的好,各有各的不好,你怎么想起问这个了?”

“我只是看着云妃娘娘买了最普通的荷包送给皇上,她眼里或许皇上最珍贵的不是地位和权势,而是那最真实的夫妻之爱。她告诉我,皇上可能根本就没机会去那集市,所以她选了两样最普通的东西带回宫,送给皇上,让他感受着平凡中的不凡。”

云儿的口气中夹杂羡慕,这种羡慕单单只是因为她眼里的云妃为爱付出。

“云妃娘娘倒是真心爱皇上这个人的,这样女子不多啊!”

俊辰也为之感动着,随后说:“其实现在我们的生活也挺好的,稳定而安逸,过去虽然为一功名争的你死我活,想想也是无趣,一个人的一生有多少时间可用来浪费啊,与其为官所争,不如安逸度日。”

此刻俊辰是真的清醒了,他明白生活真正的意义,不是金钱不是权位,而是最踏实和舒服的一种状态,是看着你最喜欢的人能够平安、开心。

“俊辰,曾经我以为这个你不会再回来了,还好你没走远。”

之所以我没走远,正是因为有你在等着我,才让我明白,一个人有了肯为你等待的人,就永远不会走远。(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