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百一十一章 故人已去
作者:小黑米 更新:2019-10-16

“难道是有人打错电话了?”想到这个可能,堂杰不禁苦笑。“看来是我最近的火气有点大啊。”堂杰自嘲的想道。

这段时间,什么事最吸引堂杰的注意力?自然是大地震的事,倒不是说大地震中因为海啸造成多少多少的伤亡,让他挂心,那是民政相关部门的事,跟自己八竿子打不着,自己以私人的身份表示一下关心,都会有人嫌自己胳膊伸的太长了。他之所以挂心这件事,是因为,这段时间,已经证实,这场地震人为的,有人要杀死师傅一家。这件事可真的是太严重了。师傅临走的时候,交代自己照顾好他的家人。可时到如今,竟然有人要杀师傅的家人,他竟然都不知道。再说了,自己也是这几年特别行动处走上正轨,自己没有那么多事情忙了,他才将孩子接回家里照顾。这如果自己的孩子还在海底的话,岂不是也要被牵连?

事发之后,堂杰和乌有都给陶小慈打了电话,得到的结果是,古行已经回来,所有人都安全无事。他这才放心。可师傅都因为这事回来了,看来师傅是早就得到消息,并早做了安排。可这更让堂杰羞愧。因为,古行他远在殖民星都得到消息了,自己就在中国沿海,竟然毫无所觉。而且,事情都发生了这么久,师傅都已经采取行动,做了那么多事了,还不跟自己联系,会不会是师傅在责怪自己办事不利呢?

思前想后,堂杰还是接通了电话。

“请问你找谁?”认定是对方打错电话了,堂杰并没有报自己的名号。如今他的名号在国人乃至世界人眼里,都是绝对顶级的知名度。不次于中国、美国等超级大国地总书记、总统这些人的知名度。毕竟,随着几乎每个人都成为异能者。他们自然是开始关注异能者地最强者了。而且,堂杰这些年行事是相当的狠辣,而且非常的活跃,几乎是在最短的时间内稳定了中国大量出现异能者地社会治安。当中国走上正轨的时候。其他国家还在为国内不断出现异能者四处作乱地事情而忙得焦头烂额呢。而这也为中国的发展至少赢得了比其他国家多三年的发展时间。这还是不计算异能者破坏的情况下的结果。//

“堂杰,我是师傅。”古行知道。自己这么跟堂杰联系,堂杰肯定是不会在意地,甚至还会直接挂掉他的电话。毕竟,身居高位久了,对电话是有一种厌烦心理地。当时。自己就是被电话给吵得不厌其烦,最后。设置了通讯名录,才缓解这种情况。

可堂杰虽然接电话的时候有点慢,可他最终还是接了,而且,态度还很和蔼,没有那种高人一等的傲气和自以为是的蛮横,这让古行有些意外,因为,古行也觉得,也许自己当初做的。还不如这个徒弟呢。而古行之所以。不用智能核心直接给堂杰联系,而是通过公用电话打。也是想试探一下现在堂杰的反应。毕竟,古行遇到了太多因为力量和权力而迷失自己的事情。

“师……师傅?”听到这个他差点不想接的电话竟然是师傅打来的,竟然满是不敢相信。

“老公,什么事儿啊?你不会又要告诉我,有什么不得不离开的事情吧?”乌有这时候,让孩子自己去玩去了,看到堂杰在打电话,便过来问道。//语气有自然是少不得一丝怨气。

“师姐,是师傅,是师傅地电话啊。”堂杰看到妻子走过来,高兴地对乌有说道。

听到竟然是师傅的电话,这段时间也一直提心吊胆,生怕自己夫妇没有照顾好师娘他们,会被师傅忌恨,如果只是打骂他们一顿,他们倒是没有什么怨气,可他们就怕从此以后,师傅就再也不理他们了。如今接到师傅地电话,至少说明,师傅不会不要他们了,所以,乌有的眼里慢慢的出现了雾气。

“师傅——”乌有带着颤音的对着话筒喊了一声。“乌有,你也是妈妈了,可不要随便就哭出来,很没面子的。我这次打电话来是想找你们谈点事情。如果你们有时间,今晚七点,到我古阳老家来一趟。这次不是叙旧,孩子先安排好,就不要带过来了。就这样。”古行说完,便挂了电话。

古行想到,自己的这两个徒弟是自己当初亲手交给特别行动处的处长的,也就是当初的小章鱼,只是不知道,如今的小章鱼现在怎么样了。//应该已经结婚生子了吧?毕竟,这时间真的是不饶人啊。现在古行想将两个徒弟召回来,帮自己做一些事情,还是要先给小章鱼打个招呼吧。

想到这里,古行便拨了一个不知道还存在不存在的号码。毕竟,堂杰和乌有的电话,是自己送给他们的最好的手机,而且还是当成他们的出师礼物,有着很高的纪念意义,他们不会轻易的换掉。即使丢了,也可以通过古行留给他们的方法通过全球定位找到。可这小章鱼的手机号码却是她自己的。古行也不期望一个普通人会将自己的一张普通电话卡用上这么多年。

说起来有些令人不敢相信,昔日叱咤风云,啸傲整个世界异能界的特别行动处处长——章小玉,此时却是一身缁衣,静坐在一座禅房之内。

这僧房之内,摆设极为简单,除了一张供案,一幅字,一个坐垫之外,再无一物。

供案之上没有摆设水果之类的贡品,只有一个烛台。墙上挂的字,也不是佛家的佛、或者悟字,而是一个缘字。小章鱼虽然身穿尼姑所穿的缁衣,可头上并未剃度,一头黑亮的长发异常柔顺的被一根发带束在肩后。她手不持佛珠,口不诵佛经。只是那么静静的坐在那里。

仅仅是坐在那里,一股宁静的气息,便自然而然的透体而出,向四面八方扩散。

这静室是山竹搭建而成,极为简陋,竹间间隙甚大,风雨不禁,而那窗户之上,更是空无一物,在这夏日炎炎之期,即使山中凉快,也是暑气难奈。尤其是这山中草木茵茵,鸟虫甚多,这样的房子,恐怕是没人敢待的吧。

可令人惊奇的是,这静室之中,竟然全无蚊虫苍蝇,更没有蛇虫鼠蚁。在距离这静室三米的地方,有一只小蚂蚁正在那里巡逻觅食,它突然间好像怕进了什么恐怖的地方,顿时异常慌张的以最快的速度急速的逃离,跑出去之后,它才疑惑的转身,看着身后空空如也,并没有什么恐怖的存在。它试着再次往前怕,最终,再次遇到了那股恐怖的气息,吓得它撒腿就跑,再也不敢回来了。

“嗡嗡嗡小章鱼突然间感到胸口传来一阵震动之声,她的娇躯顿时一震,双目猛的睁开,竟然从贴身的衣服里取出了一部精巧的手机。这部手机可是有二十多个月没有响起过了。

“喂小章鱼略带紧张的声音,从话筒里传到了古行的耳朵里。听到这号码还能拨通,没有停机,古行便想,小章鱼很可能没有换号码。可这事也不一定,毕竟,很多服务商还是喜欢将一些号码回收,重新再卖的,特别是一些很好的号。小章鱼的号码自然是非常好的。当古行听到这简单的一声喂,之后,古行终于松了一口气,因为,他已经可以确定,这个声音是小章鱼的。真不敢相信,小章鱼的声音竟然经过了将近二十年,还是一点儿都没变。

“我,古行。”古行似乎感受到了小章鱼情绪上的激动,只是简简单单的说道。

“真的是你吗?”小章鱼似乎已经猜到是古行了,尽管,这个号码看起来很差,一看就像是公用电话的号码。尽管,她也不认为,古行会是一个用公用电话打电话的人。毕竟,她也见识过古行无中生有的奇特本领。可她在接到电话的时候,就猜到了,这个人一定是古行。

“小章鱼,好长时间没见了。你现在过得怎么样?你也老大不小的了,应该已经结婚生子了吧?”古行感受到对方的情绪有点异样,不好意思直接就开门见山。

“呵呵,看来你应该是刚回来,不太知道我的事情。我爷爷在几年前突然间去世了,我帮爷爷办理完后事,因为违反了纪律,所以,上边的人请我主动的请辞了。这些年,我都待在峨眉山,像当年跟着你修行一样,修心养性。”小章鱼回想起当时的事情,不禁是悲从心来。自从爷爷去世,她便没有了可以倾诉的对象,如今,她终于再次找到了可以诉苦的人。这就是她盼望了很久很久的那个给他父亲感觉的古行哥哥。

听到小章鱼的话,古行当即一愣,因为他没有想到,章老竟然已经去世了。

“小章鱼,你说章老现在已经走了?”古行有些不敢相信的问道。他期望是刚才自己听错了。

章鱼谈起这件事,连说话的力气都没有,只能重重的嗯了一声。